如何避免擦屁股事件重現?

作者:|2019-01-28T19:37:52+00:00一月 22nd, 2019|其他|

今天感覺長榮空服「被逼」擦屁股的新聞比較冷卻了,在冷靜了之後,我們不免想要來討論一下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
 

事情起因是1/17的長榮BR015航班有一位來自San Pedro,搭乘豪經艙需求輪椅旅客,因為在飛機上上廁所時,

不僅要求空服員扶到廁所,甚至要求空服幫他脫褲子、擦屁股等,甚至在第二次上廁所時,

還逼得前艙(也就是駕駛艙)的巡航機長出來幫忙擦屁股。

後來的事情沒說完,旅客到了曼谷之後,續接曼谷到蘇梅島的曼谷航空航班,不過上了飛機之後…..

坐他旁邊的旅客就自願下機惹。

 

對於民航運輸事業而言,安全是第一準則,因此不管是什麼工作崗位的SOP、法規,

各種奇怪的規定,都是為了保障飛行的安全。我們首先來看一下法規的東喜。

這是在長榮航空網站上面,對於在飛行中,組員可以或不可以給什麼幫助的詳細規定。

我截圖的時間很早,再加上紅色圈起處有提到長榮航空早就退役的機型 MD90,

所以大家幾乎可以放心,這個內容不是長榮事發之後才更動的。

在紅色箭頭處有提到組員可以提供行動不便的旅客協助,扶他們去洗手間(但是不含lifting)

而在綠色箭頭提到

組員無法在洗手間”內”提供任何協助,也無法協助旅客在座位上面大小便。

 

再來我們需要來看一下美國交通部DOT的反歧視法規 382法案

Air Carrier Access Act

https://www.transportation.gov/airconsumer/passengers-disabilities

首先在反歧視的施行細則裡提到

  • Airlines may not refuse transportation to people on the basis of disability. Airlines may exclude anyone from a flight if carrying the person would be inimical to the safety of the flight. If a carrier excludes a person with a disability on safety grounds, the carrier must provide a written explanation of the decision.

航空公司不得拒載殘障人士

  • Airlines may not require a person with a disability to travel with another person, except in certain limited circumstances where the rule permits the airline to require a safety assistant. If a passenger with a disability and the airline disagree about the need for a safety assistant, the airline can require the assistant, but cannot charge for the transportation of the assistant.

航空公司不得要求殘障人士要攜帶看護,除非有一些特定情況,例如需要插管、緊急狀況無法依靠行動輔具逃生、同時失聰及失明。如果航空公司要求乘客需要看護陪同上機,那航空公司需要提供看護的機票費用。

 

大概知道美國的民航法規之後,我們開始來分析這件事情,稍後若有需要引用其他法條,

我會適時的補充。

註:本文不討論性騷擾的情況,因為性騷擾的定義及程度,個別法官會有相應的見解。

  • 組員:

依照長榮航空的網站所提,組員只需要負責協助乘客到廁所門口,

組員不能進廁所提供協助,至於組員為什麼在這個事件裡面還是進了廁所,

也許是當時的壓力、或是當事人後來開記者會提到的,公司在職場上營造的氛圍

讓他沒有辦法拒絕乘客的要求。但是嚴格遵守SOP仍然是組員保護自己最好的方式。

  • 旅客本人:

行動不便的人士當然有出行的權利,但是如果因為自己需要協助,對他人有言行上的侵犯時……

  • 航空公司:

截至目前為止,長榮航空的作法都不說死,原因大概就是上面的反歧視法規。

因此空服工會提到的訴求,將該名乘客列入黑名單,自然也是長榮航空很難做到的事情。

因為美國籍乘客搭乘美國出發的航班被列入黑名單,要在美國控告長榮航空歧視根本是很容易的事情

 

可行的做法:

  • 招收男性空服:一直以來,長榮航空都沒有男性空服,難道真的男性空服都無法勝任機上工作嗎?有次在國泰航空機上跟SP聊天,他提到,通常在飛機上遇到乘客比較失禮的時候,都好險有男性空服可以出面幫忙處理。例如有經濟艙乘客”誤”坐商務艙座位啦,某一排的乘客似乎很喜歡不小心碰到女性空服員的身體等等。就拿這次的事件,如果乘客真的有需要,也許交由男性空服協助就比較可以避免某些難題了。
  • 營造友善的職場氛圍是長榮航空不可避免的企業責任。因為空服、機師在飛機上有很多方式可以處理,但是公司的職場氛圍如果不友善,就是給空服一把槍面對壞人,他也不敢用呀。  
  • 因應旅客無法自行如廁的情況,要求他出具醫生開立的適航證明才能搭機。雖然航空公司不能拒載乘客,但是在一些情況之下,美國的民航法令是可以接受航空公司有一些規定的,例如:

382.23   May carriers require a passenger with a disability to provide a medical certificate?

(c)(1) You may also require a medical certificate for a passenger if he or she has a communicable disease or condition that could pose a direct threat to the health or safety of others on the flight.

“condition that could pose a direct threat to the health or safety of others on the flight.” 相信乘客所言,他可能會直接便溺在座位上這件事情,已經對航機的其他乘客產生的健康上的影響了吧。

如果乘客有了醫生證明確定可以自己如廁,但是在飛機上又有類似本次事件的要求,那麼長榮航空就站得住腳,可以將乘客放入公司的ban list,並且規避在美國被告歧視的風險了。